EMDR(眼动脱敏再处理疗法)介绍

EMDR的全称是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Reprocessing。1987年,心理学家Francine Shapiro在一次散步的途中发现伴随着自己眼球的左右运动,正在思索的令她烦心的想法竟消失了。随后她展开了一系列实证研究,并证明对于处理PTSD症状的有效性。EMDR现在被美国精神卫生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认可为处理PTSD的干预手段之一。伴随着对于这种疗法的争议性,EMDR也持续在实证研究和临床观察中不断演化。

 

EMDR是一种心理治疗方式,它能够帮助人们从困扰的生活事件中获得疗愈,减轻症状和情绪的干扰。在EMDR发展的过程中,从一种简单的技术发展成一种整合的治疗取向。神秘的眼球运动只是这个系统中用于刺激信息处理形式中的一种,它也可以被耳听音调,手打拍子等其他双侧注意力刺激的形式代替。

 

EMDR疗法相信我们的精神是可以从创伤事件中恢复的,正如我们的身体可以从创伤中恢复一样。比如,一个人在干活的时候手不小心扎进去一根刺,他感受到了疼,于是去查看刺在哪,然后想办法把它挑出来,如果扎得比较深,可能还要再涂些消炎药,然后把伤口简单包一下以避免外界的刺激和进一步的感染,过几天这个伤口就长好了。对于给我们带来负面影响的精神创伤,就好比这个人扎了一个比较大的刺,他很疼,但又没有办法靠自己把他弄出来,也不知道叫谁帮忙,于是他去用纱布简单缠一下,吃点止痛药,继续工作,工作的时候又会反复碰到这个扎刺的地方,终于这个地方发炎流脓,没办法工作了。EMDR疗法就好比受过相关培训的人遵从着详细具体的流程帮助这个人开启自然疗愈的过程。因此它不同于谈话治疗,来访者获得的洞察和理解不是来自于咨询师的解释,而是来自于来访者自己被促进的理智和情感的处理过程。在EMDR治疗过程中,来访者的想法,感受,行为上的变化完全彰显了一个人有着自然疗愈的本能,这一切的实现并不需要纠结于对细节的讨论或者做其他额外的工作。


EMDR如何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呢?

适应性信息处理模型(The Adaptive Information Processing Model)可以解释。人们具有适应性信息处理系统,当这一系统受到阻碍,异常状态出现。因此,如果创伤性记忆被接触,这一系统被激活,那么负面信息会被转化为适应性信息。

 

这一模型认为大部分的心理疾病来自于更早的生活经历所形成的一系列不具适应性的模式,包括特定的情感,行为,认知和随之形成的自我认知结构。当经历创伤性事件,激发强烈的情绪,内在的适应性信息处理系统不能有效的处理信息,没有被充分处理的病态应对模式被“凝结”和“阻滞”在发生创伤性事件的时刻。(形成如PTSD,恐惧症,惊恐障碍,某些抑郁症,解离等)

 

这些早期没被充分处理的经历会继续影响人们当下的生活。当遇到现在生活事件特定情境的激发,唤醒了阻滞在记忆中的消极的认知和情感,它们引导着人们继续用不具适应性的应对方式去处理当下的情况,就跟当年一样。也许一个人应对当年发生的困扰事件的反应是合乎情境的,但是如果缺乏充分的处理,那么在之后遇到相似的情境仍然激发起跟当年一样的情绪感受和行为就会变成阻碍了。比如一个孩子当年被大人威胁,他感到害怕和无助,如果当他长大成人遇到相似的情境,还感受到跟小时候一样的害怕和无助就说明当年的负面经历没有得到充分的处理。

 

如果临床工作者可以找到被阻滞在神经系统中的未处理信息,定位那些形成来访者消极自我概念的记忆,重新处理创伤性记忆,那么就会迅速代谢来自于过去残留下来的障碍并且把它们转化成有用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会体验到曾经留下的打击自己的信念,情感,身体上的感觉转变了形态和意义,它们变成了可以给自己提供支持的信念,情感,并伴随着身体感受的变化和自我认同的变化。

 

来自书中的例子:

当治疗一个遭遇性侵的来访者,治疗师会去鉴别这次创伤性经验中给来访者带来困扰的不同方面。这些包括,闯入性的图像;关于她自己或者在被性侵角色中的消极认知和信念;负面情绪如恐惧,自责,羞耻感;与之相关联的身体感觉。来访者可能会经常有闯入性的被侵犯的图像闪现,有可能体验着负面的认知如“我是肮脏的”,“这是我的错”,并伴随着强烈的恐惧和羞耻感。经过EMDR对于特定内部反应的关注,这名受害者也许能够不带恐惧和羞耻感的回忆这个事件,她也许会感到被赋予了力量,并且能够说,“我做得非常不错。他当时拿刀子威胁我,而我让自己活了下来。”除了想法信念上的变化,闯入性画面的闪回会消失,当回忆起事件本身时,连带的想法,情绪,身体感觉会变得中性或积极。如一个参与治疗的幸存者说,“那依旧是令人厌恶的画面,但并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事实上,她所整合进的自我认知是,“我是一个强大,坚韧的女性。”


EMDR 8个阶段治疗步骤:

阶段1:历史采集与治疗计划(Client History and Treatment Planning)。评估来访者适不适合EMDR(来访者自身的稳定性和当前生活压力)。如果来访者适合该疗法,咨询师会收集来访者的综合信息以制定治疗计划,包括非适应性行为,症状,需要处理的特征,具体的需要重新处理的目标记忆。

 

阶段2:准备阶段(Preparation)。包括与来访者建立治疗同盟,解释EMDR的过程和效果,向来访者交代EMDR过程中或之后可能带来情绪上的干扰,解释来访者的疑问和顾虑,确保来访者有可以处理压力的放松技巧,指导来访者完成指定的想象训练,直到来访者能够用这种技巧消除一定压力带来的干扰。与来访者讨论继发获益(secondary gain)的议题,即如果这个问题被解决意味着需要放弃或面对些什么。

 

阶段3:评估(Assessment)。一段记忆被选择,来访者将会被询问最能够代表这段记忆的图像,与此相关的不具适应性的自我评价,希望以后用来替代消极认知的积极认知,然后用VOC量表评估积极认知的可信度。然后用SUD量表评估图像和消极的自我认知所带来的情感的干扰。来访者将会去辨别当集中注意力在该事件时身体被激发的感觉。

 

阶段4:脱敏(Desensitization)。这一阶段将集中于来访者的目标记忆及消极情感,咨询师重复双侧注意力刺激,并伴随着适当的调整和关注点的改变,直到来访者的SUD值为0或1。这表明涉及目标事件的功能不良已被清除,然而这并不能说明再处理过程的完成,仍需进行下面的步骤。

 

阶段5:置入(Installation)。这一阶段将专注于增强对于替换关于目标事件消极认知的积极认知的强度。伴随着双侧刺激,来访者会感觉到对于目标记忆的负面认知和情感变得越来越不清晰可信;与此相对,积极的想法,情感变得越来越清晰可信。

 

阶段6:身体扫描(Body Scan)。当前面的几个步骤完成,来访者会被要求带入选取的目标事件和被整合的积极认知从头到脚的扫描一遍全身,这时身体的感觉会作为目标伴随双侧注意力刺激。大部分情况下,紧张感会得到解除,但是在一些情况下其他未被处理障碍也会因此被发现并得到处理。

 

阶段7:收尾(Closure)。在每一次见面的结束,确保来访者回到平静的状态。除此之外,提醒来访者可能面对干扰性画面,图像,想法和情绪,这些提示着进一步处理的需要,是好事情。来访者被指导记录消极的想法,情境,梦,或其他记忆,并进行放松训练保持自身的稳定性。

 

阶段8:重新评估(Reevaluation)。这个将在每一次见面时进行,评估来访者获得的效果是否保持,是否有信息未被处理完全或是否有新的材料涌现。最后在家庭和社会系统中评估来访者的变化并讨论可能遇到的问题。

 


Reference:

 

Shapiro F. (2001).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Basic Principles, Protocols, and Procedures. New York, NY: Guilford Press

 

What is EMDR. Retrieved June 19,2018, from http://www.emdr.com/what-is-emdr/

 

PTSD Treatments: APA’s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strongly recommends four interventions for treating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and conditionally recommends another four, July 31,2017, Retrieved June 19, 2018, from http://www.apa.org/ptsd-guideline/treatments/index.aspx


预约EMDR治疗